描畫夢境“物種”:當代藝術家梁長勝在南京舉辦個展

2017-09-01 10:11:23

 新華社南京1月27日電(記者蔣芳 劉偉)有人說,“藝術起源於驚訝”當代藝術家梁長勝的個展近日在南京金陵美術館開幕,他帶來的作品有傳統中國畫的線描,有雕塑這些有張人臉卻顯然不全是人樣的作品,令觀者驚訝不已     梁長勝稱他筆下的“物種”為“和樂”,和者,和平也,樂者,大喜也     不知道是不是因緣巧合,這幾天銀幕上最熱的電影《霍比特人》最終篇《五軍之戰》,在英國作家托爾金虛構的“中土世界”中,精靈、矮人、獸人等種族也各自有著異於常人的面貌和不同的魔力這讓看到梁長勝的“和樂”的觀者在驚訝之餘不由得會想起“魔幻主義”這個詞     事實上,梁長勝不排斥這種對比正如他所說,他對藝術的想像力主要源於童年的夢境,他認為自己只是將夢境中的“物種”畫出而已     在他所作的《和樂圖譜》中,記錄了100多幅他刻畫的怪異形象,每一種形象都代表和平、欣喜、仁慈和快樂其中最典型的一種形像是只有腦袋和腿、沒有軀幹的“常形和樂”梁長勝解讀為,因為沒有軀幹就沒有了吃喝的必要,也就沒有了慾望和煩惱     儘管作品中閃爍著魔幻色彩,但梁長勝所使用的主要藝術語言和表達方式仍源自中國傳統藝術       梁長勝2009年所做的巨幅作品《和樂在世間》,就是用線描的手法,用傳統的筆墨繪製的一幅約有數百個不同形象的“和樂”和現實世界交織的作品而其雕塑作品延續了繪畫作品中的主題,“和樂”形象從平面延伸到三維空間,獲得了更加可知可感的肉身     “畫的時候我腦中並無成形的圖像,今天畫一些這樣,明天那樣,衍生性之大我自己都無法判斷甚至有些時候,我簡直覺得不是我自己在畫,跟自來水似的,下筆就有了”梁長勝說     對於藝術評論家來說,梁長勝的作品十分具有“可讀性”例如有人分析他筆下的“和樂”與“山海經”所描寫的極為相似,但不同的是它們面帶和善,憨態可掬,讓這些看起來醜陋的異獸,並不讓人心生畏懼     有評論認為:“梁長勝對美醜、對錯、爭議或者邪惡並沒有主觀判斷,這可能是因為作者傾心佛教,在極樂境界追求達成一種無差別”     外國評論家對梁長勝的評價除了“東方想像”“東方神秘主義”等詞彙,還解讀作者“使用了正在快速消失的以往的真正的民間表達方式,似乎釋放了從文革到商業快速發展的當今所壓抑的所有壓力”     對於更多大眾來說,梁長勝的作品仍然是令人驚訝多於愉悅的他毫不避諱地說,曾經有人質疑過,你這畫的是鬼吧“我從來不畫鬼,鬼是積怨和不滿,這是現實社會中無時刻不存在的,而我傳達的是快樂”梁長勝說     當然,對於外界的質疑,梁長勝也在不斷地自我追問“追問來追問去,我就回想小時候的夢境,人就是飛的,特別舒服自在的狀態,到現在我都覺得這個是實在的存在狀態我覺得我的創作讓我高興快樂,可以逃脫現實,現實是殘酷的,我挺願意自己跟自己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