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點亮失落的南後街花燈

2017-11-03 02:05:10

新華社福州1月10號電(劉玲玲)春節前一個月到來年三月,是福州南後街傳統扎燈手工藝人謝善霖最忙碌的時候     福州素有燈市舊俗,明代萬曆學者王應山《閩大記》有“沿門懸燈,通宵遊賞,謂之燈市”的記載而南後街作為福州歷史文化街區“三坊七巷”的中軸線,曾經是福州市區傳統花燈最大的製作和售賣集市,年年春節、元宵燈火輝煌     自從十歲起跟著奶奶一起學做花燈起,從生澀到純熟,從風華正茂到鬢染秋霜,謝善霖對著花燈度過了四十多年的歲月,而這同樣也是福州傳統花燈製作由盛轉衰的四十年     南後街的燈籠店,曾經滿街都是,如今幾乎無跡可尋而要找到這些手藝人更是不易只有穿過幾戶人家的側門,轉過窄巷,越過數個深院,才能在某間小屋見到他們     謝善霖的小作坊就是其中一間     窄小的房間裏站了兩個人就顯得捉襟見肘地上滿是散放的燈籠材料和半成品,幾乎沒有落腳的地方謝師傅扎得很快,幾分鐘就做好一個,向著身後一放,便又擺弄起新的竹篾來做好的燈籠架子在他身後高高堆起,實在難以想像這樣的數量僅是出自一人之手     由於花燈的買賣只有正月這幾天,謝師傅平時只給寺廟扎蓮花座,或者接一些喪事或者節慶用燈增加收入等春節將近,師傅就開始集中做燈應市製作花燈的材料有紙、布、竹、木等,需經過裁紙,染色、破竹篾、扎燈架、捏人面、糊紙等多項工序,最終才能做出一盞傳統花燈謝師傅從八月開始備料忙到正月,能扎一千多盞花燈,總共的收入,也不過三萬出頭而已     “夏天開始劈竹子做成這樣細細的一根,沒有地方買材料的!竹子啊紙啊,都要自己做自己染色”謝師傅把兩根竹篾捻在一起一折,一邊用繩子纏著接合處固定,一邊說:“現在的小輩都不學這個的,哪吃得了這個苦”     謝師傅說,南後街以前有好多家專制花燈的店舖,大多是家傳手藝如今由於改建後鋪面升值,不少燈籠店主無力負擔租金,紛紛退出花燈行業,留下來的幾家也只有正月元宵前後才能短租鋪面來賣燈     更讓他擔心的是,扎燈手藝代代相傳,但如今願意繼承家業的年輕人卻少之又少,傳統技藝面臨斷代危險“好多大學生來找我,還有人來拍微電影沒什么用,沒有人是真正要學”     漸漸式微的福州花燈引起了社會各界的保護和扶持2007年,南後街花燈製作入選福建省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年底,南後街(花燈)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保護和傳承,對於任何亟待留存的傳統工藝而言都是尤為重要的“生命線”;南後街花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