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周小川:担心通胀随时可能抬头

2018-03-04 03:13:10

“虽然目前CPI价格指数还不错,国内通胀水平比较低,但央行仍然担忧通货膨胀随时可能抬头”周小川解释,导致通货膨胀的原因包括很多方面,有的因素不太可能实现中期稳定,全球经济变化对国内部分商品价格也将带来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并不是衡量通货膨胀的惟一指标,高企的价格有可能转换资产或服务,这些都是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于“央行是否将通过加息减少通胀压力”、“是否将扩大外汇储备的投资领域”等问题,周小川均以敏感为由拒绝作答 过快增长的储蓄率也让央行感到忧虑周小川介绍,相比于亚洲金融风暴发生之前,居民的储蓄率在GDP中的占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 中国目前不宜采用通胀目标制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昨日解释了中国货币当局为何仍旧重视货币供应量指标,而不实行各国央行普遍开始实行的通货膨胀目标制他认为中国属于新兴发展中国家,又处在改革转轨过程中,按照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我们考虑不宜采用通货膨胀目标制” 在昨日的《财经》年会上,周小川表示当前阶段推动金融改革的重要性要大于追求央行的独立性,货币供应量指标依旧重要,不能教条地理解它 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提出的“通胀在短期内是否不是央行的担忧”的问题时,周小川回答:“不能这么说,虽然有些经济学家认为没有通胀的担忧,最近CPI的情况还是不错的,但作为中央银行的职能来讲,别人都不担心我也要担心,我的职责就是稳定货币”他表示,中国的中长期目标还是要建立好社会主义的基本框架,目前在金融方面还比较薄弱他还分析了中国低通胀的多方面因素,通胀有随时抬头的可能性,必须予以高度的关注 中国央行现在是数量型工具和价格型工具混合使用,周小川表示,会根据经济形势和货币形势,来考虑采用数量型工具还是价格型工具他认为转轨经济以及改革货币化导致我国的货币供应量和常规的货币供应量不一致,货币供应量比GDP增长要快一些他认为,我们不能因为要达到一个稳定的通货膨胀目标而放慢改革的步伐,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推进改革转轨的进程是实现货币稳定和低通货膨胀的立足点他说:“我们把推动改革放在一个非常优先的位置” 周小川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央行不重视货币政策的可信度以及和公众共同形成稳定的通货膨胀预期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中国央行也反复衡量数量工具和价格工具的使用 周小川坦陈,中国遇到的货币政策问题,在其他国家未必遇到过,在经济史上也未被认真剖析过,譬如金融稳定与金融机构改革之间的关系;又如中国目前处于高储蓄率状态,高储蓄带来投资增长引起产能过剩,这不是传统的货币政策理论和新的通货膨胀目标论所能恰当解释的(周健工 李涛)(第一财经日报) 作为国内顶级的财经论坛,央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保监会主席吴定富等金融高管均在会上做了主题发言 专家认为房价明年有下行风险 大摩前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昨天在年会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受出口增速减缓、政府调控等因素影响,明年国内一些城市的房价存在下行风险明年,一些房价上涨过快的城市将可能步上海的后尘但他没有正面回答北京房价涨幅是否过快的疑问国家统计局公布最新资料显示,今年11月份,北京新房价格涨幅为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