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奴和韩国袋鼠:它山之石,整治房价

2017-12-01 03:32:05

这一周,韩国房地产市场的新闻接二连三,成了国人街头巷尾的新话题 韩国房价不要命地飞速飙涨;年轻人有了房子就有了异性;韩国建设交通部长无奈高房价引咎请辞;韩国副总理不得不向无房平民道歉;韩国财经部、建设交通部和环境部联合声明:政府将把重点放在以低廉价格供应大量高质量住房上,并将从速完成 呜呼,且不说五十步笑一百步,原来邻邦的楼市也真是在火上烤啊 在咱们中国,每周不敢去高档餐厅,不敢打车,不敢高消费,每个月工资直接从工资卡划到房贷卡的,是所谓可悲的“房奴”而在韩国,在首度首尔部分地区,房价上涨率最多达通货膨胀率的7倍,这股狂潮也在改变韩国年轻人的生活形态:买房才能结婚非常普遍,甚至还产生了婚后为了节省房钱而寄居在父母家的 “袋鼠族” 如何压制住这房产“虚火”韩国人的做法是问责官员、大量建造保障住房我们这一周也有不少的新动作:第一天价楼盘汤臣一品被曝光----—房价竟是地价的26倍,囤积土地也达11年,如今据称已被有关部门调查;同时,北京宣布在12月1日起强征二手房交易土地增值税,希望以此打压房价 只是,我们找到症结了么 汤臣一品就算被对折房价,从11万元/平方米降到5万元/平方米,和周边的豪宅一样的从天价变高价,难道就算调控成功了土地增值税要为了降低房价,但在房产投机客几乎绝迹时,上家转嫁这一成本给急需购房的下家,房价再次被推高不是不可能,这会否又加重了自住客的购房成本 这让我想起清代海丰人张穆庵的事情张时任都转官来管理食盐买卖、运输事宜,一天有老妇拦住车子向其控诉丈夫的风流事张穆庵笑道,“我是卖盐官,不管人间吃醋事” 急病乱投医,药不对症,各行其事,治标不治本……这些老问题有些还是存在的 或许,韩国治理虚高房价的铁腕手法,值得当前正为高房价苦恼的我们学习这并不意味着非得有人辞职或道歉但是,如何保证宏观调控的政策逐一落到实处,如何化解一些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合谋迷局,是我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根本问题 它山之石:国外如何调控可供借鉴 英国:五次上调利率遏制投机 自2001年初以来,有3年多时间英国房价每年涨幅都超过20%为此,英国政府和中央银行从供需两方面入手,抑制房地产市场的过分火爆 一方面,英格兰银行从2003年11月到2004年8月连续5次上调利率...... 另一方面,英国政府于2004年底通过了《住房法2004》...... 法国:实行廉租房和高税收 自1999年以来,法国平均房价已上涨45%为抑制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的泡沫,法国政府规定,各大城市必须建设一定数量的廉租房,其比例约为总住房面积的15%至20% 此外,高额地皮税的征收也有效抑制了房地产行业内的投机行为在法国,购房者除要缴纳高额地皮税外,还需支付住房税或空房税,这导致了长期以来法国人不把房地产市场视为投资或财产保值的重要领域 德国:推行福利住房和小户型 多年来,德国投入巨额资金,大规模兴建了许多“福利住房”所谓“福利住房”,是指由国家资助建造、租金较低、专门租给低收入者的住宅据统计,战后60年来,德国先后建造了近1000万套“福利住房” 另外,德国一直坚持供应小户型住宅 新加坡:组屋是主流 新加坡由政府统一建设政府组屋供应给居民,并坚持小户型和低房价,保证了绝大多数居民能够买得起组屋新加坡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建设组屋,当时主要建设每套几十平方米的小户型组屋 韩国:下力气整治投机 在整治房地产投机时,韩国政府主要采取了以下几项举措: 采用逐步升级的办法,用重税打击投机今年,对出售第二套或第三套房产的卖主征收30%的资本收益税,从2007年起,将改为对出售第二套房产的卖主征收 50%的资本收益税,对拥有第三套住房的卖主征收60%的资本收益税也就是说,投机者卖掉一套住房,政府就拿走一半,使投机者无利可图甚至亏本同时,调整房地产所有税(一种财产税),今年已把房地产所有税的起征点,由过去的9亿韩元下调到6亿韩方(约合6万美元),税率为1-3%,并计划从 2008年起,每年以提高5%的速度,提高房地产所有税的税率,以提升到适当的税率为止 有压有保在打击投机的同时,大力帮助无房户和低收入者解决住房问题对无房户购买住房,把银行的贷款利率由现行的5.2%下调到4.5% 加快公寓住宅建设韩国政府决定在全国新建19万套公寓住宅,由于公寓住宅主要面向中低收入者,能较好地满足中低收入者的住房需求 美国:政府介入分类供应 国住房制度包括四点,其一是实行住房分类供应;其二是对居民收入线进行划分;其三是提供足够的社会保障;其四是严格管理 对高收入者供应商品房,